党史学习笔记

亢慕义斋

李大钊创办马克思学说研究会,当时的北大校长蔡元培非常支持此研究会,专门为其辟出北大西斋宿舍的两间房。研究会成员用“共产主义”英文译音给两间房起名为“亢慕义斋”
现在的地址是北京市沙滩后院55号院

共产党

1920年春节前夕,李大钊掩护被北洋政府通缉的陈独秀秘密离京,两人相约分别在北京和上海建立党的组织。史称“南陈北李相约建党”

1920年8月,陈独秀等人率先在上海成立党的早期组织

关于党的名称,陈独秀曾写信征求李大钊的意见,李大钊主张定名为“共产党”,陈独秀表示完全同意。

老渔阳里

当年法租界的一条石库门弄堂,陈独秀住在老渔阳里2号,这里也是《新青年》的编辑部,是各地共产主义者进行建党活动的联络中心。

陈独秀在这里与共产国际代表维经斯基商讨建立中国共产党,发起五一劳动节集会,创立了上海机器工会,组织翻译出版了《共产党宣言》中文全译本。

与李汉俊、俞秀松、施存统、陈公培等人开会商议,决定成立中国共产党,还起草了党的纲领。

1920年8月,以上海马克思主义研究会的骨干为主要成员,在这里组建了上海共产党早期组织,取名为“中国共产党”,陈独秀为书记

是中国第一个共产党组织,随后在这里创办了最早的工人刊物《劳动界》,创办了中国共产党第一个党刊《共产党》月刊。

新民学会

1918年由毛泽东、蔡和森等人发起成立,是中国共产党成立前后最有影响力的进步团体之一。

新民学会成员组织赴法勤工俭学,但毛泽东没有一起去,毛泽东的考虑是:“我对自己的国家还了解的不够,我把时间花在中国会更有益处”。

蔡和森给毛泽东写信,“中国必须走社会主义道路,而阶级战争、无产阶级专政,是实现社会主义必要之方法”,“党是革命运动的发动者、宣传着、先锋队、作战部”。

1920年11月,毛泽东与何叔衡等六人创建了长沙共产党早期组织。

1921年新年,新民学会在长沙文化书社开了三天大会,到会的18人中有14人赞成“改造中国与世界”为学会宗旨,有12人赞成用布尔什维克主义的方法来实现“改造中国与世界”的目的。

私立武汉中学

1920年1月28日武汉《国民新报》登载一则报道《私立武汉中学之成立》,这所学校就是今天的武汉中学,主要创办人是董必武。

实行新的教学方法,指导学生课外阅读报刊,关心时事,引导学生逐步树立革命思想。

学校逐步成为武汉乃至整个湖北地区进行革命宣传和活动的重要阵地。

抚院街

今天的武昌民主路

1920年8月,刘伯垂、董必武、张国恩、陈潭秋、包惠僧、郑凯卿、赵子健七人在董必武的寓所召开武汉党组织成立会议,正式成立了武汉共产党早期组织,共产党武汉支部

几乎同时,上海、北京、长沙、武汉、广州、济南、东京、巴黎先后建立起八个中国共产党早期组织,党员发展到五十多人。

中共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1921年7月23日晚在上海法租界望志路106号召开中共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出席者有上海的李汉俊、李达;北京的张国焘、刘仁静;长沙的毛泽东、何叔衡;武汉的董必武、陈潭秋;济南的王尽美、邓恩铭;广州的陈公博;留日学生周佛海;陈独秀委派的包惠僧;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尼科尔斯基。

7月23日到7月29日,中共一大共召开了五次会议。7月30日晚一名暗探闯入会场,会议被迫终止,代表们紧急撤离。根据李达夫人王会悟的建议,大会最后一天改在嘉兴南湖的一艘游船上举行。

会议通过了中国共产党第一个纲领,成立党的领导机构中央局,选举陈独秀为书记。

二七工仇

1922年1月,香港海员大罢工为起点,1923年2月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为终点,前后13个月的时间里,全国发生大小罢工100余次,参加人数在30万以上。

在第一次工人运动高潮中,铁路工人是主要力量。1922年底京汉铁路沿线已建立起16个公会分会,京汉铁路总工会筹备会决定于1923年2月1日在郑州召开总工会成立大会。

京汉铁路总工会委员会决定2月4日举行全路总罢工。京汉铁路是连接华北和华中的交通命脉,收入是直系军阀吴佩孚军费的重要来源之一。

2月4日上午所有客、货、军车一律停运,三万工人全部罢工。1200多公里铁路顿时瘫痪。

2月7日吴佩孚调动军警血腥镇压罢工工人,制造了骇人听闻的“二七惨案”。

第一次国共合作

20世纪20年代初期,西方列强的操纵下军阀割据和军阀混战愈演愈烈,“打倒列强,除军阀”是中国人民最强的呼声。

当时,年轻的中国共产党人刚经历了二七惨案,他们进一步认识到中国的民族民主革命只靠工人阶级孤军奋斗是不够的。

孙中山领导的国民党在社会上有威信,又在南方建立了根据地,而孙中山深感国民党内许多人已经日趋腐败,决心寻找新的力量和出路。他开始同共产党人建立联系,欢迎共产党员同他们合作。

在共产国际的建议帮助下,孙中山积极推进国民党的改组工作。

1924年1月20日,国民党第一次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孙中山提出新三民主义,确立了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革命政策。标志着第一次国共合作的形成。